• 清代商人的资本组织与经营方式(2)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

    (二)独资状态下的运营体式格局独资状态下估客能够亲身运营,即自本自营;也能够拜托给别人运营,构成东伙离散,拜托运营也可分为两种,即雇佣司理和委任署理。1、估客自营独资状态下估客本身运营是最初、最普通的运营体式格局,但除肩挑手提、走街穿巷的小贩外,估客难以径自一人运营,通常除估客本人外,还有家庭成员,并雇佣伴计、学徒等辅佐运营,而由估客本人主持运营。普通由家庭成员协助运营,如乾隆时巴县闵长顺开丝线铺,“命子闵理第与姨侄陈添喜负各色丝线到各场发卖”;[64] 范经文与继父秦才荣同往贵州商业;嘉庆时吴广和“父子兄弟仍走南川坐庄销售(铁货)来渝私卖”;赵子金开庆云牛烛店,其侄赵俊“原在叔铺摒挡运营”。[65] 雍正十二年休宁汪尔承回忆他壮年在婺源做生意,“长子从焉”。[66] 汪起因其“父店业乏人,遂学任事”;休宁戴良聆在上海开杂货铺,其子仁操原“赘居他处,归为摒挡店务”。[67] 歙县汪焘自高祖以来侨居维扬,以鹾业发迹,汪焘“顾见鹾务沉重,不欲祖、父殚其劳瘁,遂弃举子业,偕伯兄熙分任焉”,其父“倚为左右手”;[68] 绩溪章志乾“少偕其父驰驱苏州,家计稍裕”。[69] 胶州张洛“十余岁随父行贾”。[70] 有的是兄弟合力运营,康乾间歙县程廷柱原“随父侧奔驰江广,佐理运营”,其父死后由兄弟四人分任各地商业,他本人“总理玉山栈事,增至【?置】田产;兰邑油业命二弟廷柏公督任之;命三弟廷梓公坐守杭州,分销售货;命四弟廷桓公往来江汉,贸迁有没有”;乾嘉时程永湘为堂兄永洪“携至江西玉山栈,习练商业之道”;[71] 江长遇“佐诸兄盐策发迹”。[72] 南昌邹应挺“与兄及弟以鹾业大丰其家”。[73] 因为家庭成员的便当牢靠,父子、兄弟合力运营是十分遍及的,同时还培育了后辈的做生意才能。 除由家庭成员合力运营外,估客还雇佣一些辅佐职员协助运营,普通称为伴计,如苏州洞庭估客“凡商贾之家贫者,受富者之金而助之运营,谓之夥计”,[74] 有些处所店肆伴计也称为店官。非论行商坐贾,三百六十行,估客遍及雇佣伴计。山西孝义县民俗“其能者则受值为人簿记收掌间”。[75] 畿辅乐亭县“挟资营运者谓之财主,代人持筹者谓之夥计”。[76] 厦门处置海上商业的估客习俗,“造船置货者,曰财东;领船运货放洋者,曰出海;司舵者,曰舵工;司桅者,曰斗手,亦曰亚班;司缭者,曰大缭,相呼曰兄弟”[77]。 有名的两淮总商鲍志道幼时“贫甚”,“年十一即弃家习于鄱阳。顷之,转客金华,又客扬州之栟茶场,南游及楚,无所遇。年二十,乃之扬州佐人业盐,所佐者得公起其家”,[78] 几回受雇于人。又如金某本身“创立店业”前原“托迹于舅氏”,[79] 胡秋浦十三岁从其父“于东邑事舅氏生理凡八载,所得俸钱实不敷用。旋辞舅氏,游于汉阳,帮贸十有五年,因得创立油业”。[80] 清朝小说《豆崐棚闲话》第三则说绩溪县汪彦从小做生意,到50岁先后家资也有了二十余万,“巨细伴计就有百十余人”。苏州唐景煌家事中落,“为人贩买人参,往复沈阳者数次”。[81] 无锡戴叟少贫,“既壮,佣于大贾”。[82] 南海县彭与荣在南雄州城外开长丰杂货店,彭万益为其店夥。[83] 巴县纸钱铺“向来招徒,兼雇工匠打截纸捆”;钱铺“向来钱包系铺铺内伙夫本身走运”。[84] 乾隆间刘良志“盖造竹蓬米铺生理,乏人照应”,雇整天禄帮工,每个月工价银一两零;陈大爵“销售广货生理,请雇工任价帮理”;嘉庆间吴一语开设帽铺,铺内有管柜师长赵姓、师傅谢姓、住站王裁缝;杨永顺在綦江县开杂货铺,嘉庆十一年玄月“着伙廖永顺负银来渝”采买杂货;湖北估客朱万顺装贩棉花来巴县发卖,买米、携银回籍,命“小伙曹周光押载”;道光间李原吉在屏山雇船装载姜黄、南炭运回重庆,“帮工宋廷伦押载”;[85] 嘉庆时刘仁和开药材行,原雇刘祥万、杨大学、谭芳周外行帮工,因不听束缚,改雇谭元泰、张廷明、朱志光三人管行生理。[86] 伴计中有的是亲戚,乾隆二十一年徽商陈氏家族的六个字号“吞并长房照数收管”运营,划定“各房子侄辈在店中执事者并后供给谅职议俸”,[87] 现实与雇佣的伴计无异。又如乾隆时溧水县“陶广仁在无服族叔陶宇春典内为夥”;[88] 道光时海州刘培勤“在其族叔刘春杂粮行内帮夥”。[89] 估客本身运营所运用的辅佐职员可分为伴计、学徒、雇工三类。贩运行商所雇职员可多至数十百余人,普通的店肆字号按领域巨细、事务简繁雇佣一二人至数十人不等,较大的店肆“行铺事繁,用人必多”,分管各项事务,“第一在管总、通通【?】事、库房,次则表里店官、生意水客、访市辩【?辨】货、接对客友、查收各账,又次则寻船起货下货、管栈收支、拾掇货色,又次则杂务粗工、炊爨等事。”[90] 乾隆时江南布号“漂布、染布、看布、行布,各有其人”;[91] 嘉兴濮院镇绸行“其善看绸者,谓之看庄;归行再按谓之覆庄;绸有丝头未净者,绸行雇人修剪为修绸”;、[92] 厦门处置海上商业的估客,“造船置货者,曰财东;领船运货放洋者,曰出海;司舵者,曰舵工;司桅者,曰斗手,亦曰亚班;司缭者,曰大缭,相呼曰兄弟”。[93] 估客雇佣伴计普通需经亲朋、乡亲举荐,《商贾便览》卷六就有请人举荐、为人举荐夥计的尺简花式,其“举夥计”花式如下:别来春秋几度,延伫为劳;每神往,情深云树。客冬某某来,询及起居佳胜,营谋遂意,为慰寤思。兹有舍亲(敝友)某向在某处生理,因东君歇业,托弟代某【?谋】一枝。念其为人敦朴稳妥,且操练愒【?】事,走水有年,意欲荐至尊处效劳,倘蒙任用,决不有负驱策也。肃此预达,并候近祺。 如歙县程永湘曾由其堂兄程永洪“携至浙江兰溪,荐于柳君兼山、项君圣遇”;[94] 乾隆三十一年璧山县王尔贵与其子宗福到重庆,“央伊戚邓银川、邓谓川举荐,将宗福帮蚁(陈茂材)铺帮工”;巴县黄玉隆开设栈房,道光二十四年“有那王老人们作成”苏有才帮黄玉隆栈内佣工,“栈内事务要苏有才小心思料”。[95] 伴计均有工资,上述王宗福在陈茂材铺内营工,“当凭街邻范纯溢等立字,言明三年为期,议工价钱二千四百文”,苏有才每个月工钱1 000文。又如乾隆五十五年巴县刘良志兄弟开米铺,雇整天禄帮工,每个月工价银1两零;道光十八年刘永周在赵兴发栈内做零工,议明逐日“身力钱”50文;二十年陈洪顺在胡世龙铺做短工,每个月“工资钱”800文;道光时傅福堂在熊仁丰、张连球药材行内“管帐卖货”,工资较高,每年银三十余两。[96] 清朝有俗语称:“成本易寻,伴计难讨”,老实不欺的伴计不易找到,[97] 因而估客雇佣伴计留意“择敦朴忠厚、才德兼备者,虽去重俸,实益于店”。[98] 除在雇佣之初议定工资外,估客还留意“因人授事,量能论俸”,对“忠公勇往,尽义尽力”者,“则又在嘉奖敬酬之列也”,予以额外嘉奖。[99] 资深伴计可享受分成,但普通仅有几厘,称为人身股,其实施以晋商最为有名,开初各地估客也多行之,这类人身股是对伴计的嘉奖酬劳,仍然属于辛俸。 估客还招收学徒,亦称师傅、小官。学徒普通在十二三岁起头投师学艺,大不外十七八岁,如山西习俗“十余岁辄从人学商业。”[100] 学徒投师后以“行铺正主为师,并有总管及正店官带徒者,此皆专管专教之师,本称教员”。[101] 学师时期要求培育文化道德素质,如讲懂礼节,不贪财,正直严肃,不嫖赌废荡等;把握无关职业技能,如分辨货色、学戥子、看银水成色、学算盘、笔头、把握官话,处置民族商业和对外商业的还要求把握满、蒙等少数民族语言及英、俄等外语。此外,学徒还要“学眼前十足琐事”,[102] 除职业技能,并要侍侯教员及顾客,甚至要求“或不足闲,不得闭眼偷睡,恐客忽至,要奉茶烟;即无客至,亦须寻问些轻便之事去做”,“总须晏眠夙起,莫偷懒好吃”。[103] 学徒极其辛苦,旌德方补德十二三岁至江西入“乡人店习商业”,“初入店例学徒,知数人使给拂拭,役如仆隶”,愤而出走。[104] 清朝估客十分重视学徒的培育,一些商业书中都以大批的篇幅记叙怎样培育学徒及对学徒的要求,如乾隆时江西估客吴中孚著《商贾便览》、江苏句容人王秉初纂《生意世事初阶》及山西估客在《生意世事初阶》基础上增删而成的《商业须知》。[105] 学徒投师亦须经人举荐,因而普通为亲朋、乡亲,同时要订立投师文约。嘉庆十四年巴县张荣贵经李世茂、黄挺扬等举荐,将其侄张成士送至费元泰铺中深造裁缝才具,立有“投艺书”: 今将堂侄成士□□□费元师台下,习学裁缝才具,言明四年为满,不得前功尽弃自□□□,任凭教训,毋许游走。每年准置□□等;□□不测,各听定命。恐口无凭,立投艺书为据。嘉庆十四年十一月初九日 立投艺书人张荣贵[106] 这份投艺书不划定学徒工钱,但也有的划定工钱。道光二十一年兰佑田经蔡姓举荐,至刘朱氏剃头铺内“半学半做才具,议定年半为满”,立有“投师约据”,工钱10千;二十六年李永益由童道清、童道芳举荐,至童艺秀钟表铺内“参师学徒三年,立有投师约,内注明:共给小的(李永益)工价银二十两。”[107] 学徒期满后或在铺内帮工,或出师另贸。重庆烟帮铺户学徒“满师之后,听各铺主雇请帮工,有未帮铺户匠师另觅别业”。[108] 在铺内帮工即成为伴计,道光时巴县邱胜发原是詹尚达、汪锦华墨铺学徒,“满师后在铺帮贸”,[109] 有的可升至管事,道光七年邓文碧自称:“自幼在黄亿顺号深造生意,承师宠信,店中表里巨细事分【?吩】务付托晚(邓文碧)办理”。[110] 满师后另找出路,如道光二十年张万元投牛裕发茶炊学徒三年,“满师后,自置茶炊各贸”;[111] 前述李永益道光二十九年在童艺秀铺内三年满师,“凭据辞工,要银各贸”。无论是独资仍是合股,估客自营仍是雇佣司理,这些商业劳动者都是需求的, 清朝估客还有运用仆众辅佐做生意的,徽州大姓“恒买仆或使营运”,[112] 歙县程胜恩往来荆襄吴越间,“与僮仆同苦乐”。[113] 据记录,扬州盐商因多在客籍寓居,“或用家人”上纳钱粮。[114] 《儒林外史》第23回说扬州盐商,“若是司上有些细碎工作,丁宁一个家人去打听、摒挡”,称为“小司客”,万雪斋原是河下万有旗程家的书童,“他主子程明卿见他聪慧,到十八九岁上,就叫他做小司客”。估客也派仆众往外埠催收拖欠帐目,采买货色,《商贾便览》就载有仆众与客人这方面的通讯花式。[115] 2、署理运营有些估客出资处置商业活动,但不亲身运营营业,而雇佣别人代为办理司理,构成“东伙离散”,即一切权与运营权的离散。这类代估客运营办理的伴计,普通称为掌柜。[116] 杨宾《柳边纪略》卷三记录:流放到宁古塔的文人“贫而通满语则代人贾,所谓掌柜者也”,其支出较高,本地塾师一年支出多者不外二三十两,少者仅十几两,“掌柜可得三四十金”。道光初严如熤记录:陕川楚三省山内处置砍木的“开厂出成本估客住西安、周至、汉中城,其总理总管之人曰掌柜,曰当家”。[117] 可见这类掌柜与前述助人运营的伴计不同,是“代人贾”,存在“总管总理”之权,表明运营权与一切权的分理。 署理运营的体式格局在清朝前期已很遍及,各地各行业多有执行。乾隆上谕曾说:两淮盐商“其籍隶山西、陕西、安徽等省之估客,一切营运等事系商夥署理,本商多在客籍寓居”,上纳钱粮亦由商夥代为交兑。[118] 这些署理营运的“商夥”有的属于掌柜,不是普通的伴计,如淮南的山西盐商王履泰、尉济美皆“家居不亲筹算,王氏任之柴宜琹,尉氏任之柴宜臣,皆深谙鹾法者”;[119] 山西绛县傅华堂“与乡亲巨族尉氏葭莩亲,(尉氏)闻其能,聘司淮南禺策”。[120] 徽州盐商也是如斯,歙县江承封,“族人业鹾邗上者,寄以转运重务,公(承封)膺人之托,气力运营,数十年无私蓄”;[121] 江明生,“族有巨室,雅知君(明生),延往邗,任以鹾务”,江明生“诚笃,谙练握算,庭户管钥之间,业兴海滨千里之外,用能主宾倚重,相与有成”;[122] 绩溪章必焕,原随父做生意,“后父迈,家居奉养。有休宁朱姓者,业盐策,闻其醇实朴诚,聘委重担,历三十余年,运筹硷鹾,名著两浙,嗣是绩之业盐者,以斗南为开山祖师。族叔道源初创盐业,知其勤恳盐务,亦以重担委之”;[123] 余毓焜,“戚中有渔镇盐业,距邑近,聘为司理,公遂往任焉”。[124] 河东盐商亦是如斯,道光三十年兆那苏图说:“缘富户于盐务,本非素习。充商之始,诸务茫然,全凭商伙司理”,[125] 山西乔常煌少受书于外舅董霁堂,“赠公(董霁堂)春秋高,征君独子承家,先世工业在河东,君遂佐征君主计事,……终赠公、征君之世,事无歼【?纤】巨悉资君以办,所谓一如治其私事者也”。[126] 万博体育官方投注,万博体育投注网址,万博体育投注app下载 雇佣司理的运营体式格局在清朝已很遍及,各地各行业遍及执行。定州孙彦至奉天铁岭县“故以书算依人”,钜贾周大章重其为人,“厚资聘主其肆”;[127] 徽州休宁汪可钦之伯兄“以高资行质于粤,值兵燹,为典守者干没殆尽”,可钦越千里追回,[128] 可钦伯兄也未亲身运营,而由别人即“典守者”运营的。福建长汀马龙珩“自为贾,因归家,付同堂弟代经纪之”;[129] 嘉庆时巴县杨祥光“在朝天坊棉花行司理客货,管行生理,行无工食,日用自备,……以生意所验搀同样花归作管行之费”;南川柯廷现“在木洞镇出本请李孔鳌开设钱铺”;巴县陈镛原“开设栈房生理”,夹江县花客黄德隆“向来在各花行吊买棉花”,道光五年因“无人照管”,请陈镛“帮伊司理”,“自六年起,在千厮门周亿发花行吊买棉花,发票账簿俱注黄德隆字号”,道光八年黄德隆勾留花庄,陈镛“辞未帮”,“所该行账”由陈镛与亿发行帮贸、监生舒廷兰同赴夹江与黄德隆瓜代明白,“俟德隆缓期付银给还”,显然,黄德隆是花庄的客人,而陈镛则为其运营,亿发行帮贸舒廷兰应也属于运营署理人;道光九年巴县吴立生“请得胡高谟代卖棉花生理,每年工价二十千,高谟将花运至铜邑等处发卖”,胡高谟也是运营署理人。[130] 嘉庆十四年周德文称,他在重庆“刘元龙山货行当掌柜”,道光十一年巴县范开科兄弟装载“渝号李祥兴”胡豆运往汉口,“伊号着陈掌柜雇来水手十余人,照料上载”。[131] 乾隆时小说《娱目醒心编》卷六第一回说崇明人钱监生在家中开一小当,又在上海开布铺,“每年到上海一次,向布铺中清算账目”,他的小当能否雇请掌柜不得而知,但在上海的布铺必定是雇请掌柜运营的。 有的大估客店肆字号不止一个,需求雇请几个掌柜。嘉庆时有人说:河东盐商“以一商而办数处,一处而设数店,本商势难统筹,不能不雇夥商司理”,[132] 一商办数处即是无数个盐店,一处设数店则是无数个分店,都须“雇夥商司理”。乾隆时仁和朱以宽“壮岁收燕,有高资王氏者,以盐策请君司理,久而益孚。君所主在丰润,其万博体育官方投注,万博体育投注网址,万博体育投注app下载纲要在长芦,事尤重,司其事者所得亦最饶,欲以属君”,[133] 这个王氏也不止一个掌柜,王氏在长芦的“纲要”即是总店,“司其事者”即总店掌柜,故“所得亦最饶”,朱以宽则是丰润分店掌柜。两淮盐商亦是如斯,“估客行销楚省之盐,运抵汉口设有卖店,分给湖北、湖南两省水贩转运销卖。其发盐收课则有各商所用亲朋在彼专司,谓之岸商”,卖店另有店伙。[134] 这类卖店即是盐商的分销店,负责“专司”的岸商则是分店掌柜。山西介休大估客冀国定运营当铺、油房、杂货、布庄等,其“资业半在荆楚,又有在京都、畿辅、山左者”,冀国定死后马太夫人“表里诸务悉自司理,南北商业,做生意字号凡数十处,夥归呈单簿,稍有罅漏,即为指出,无不咋舌”,[135] 马太夫人虽办理严格,但各地的数十处字号无疑有掌理运营的掌柜。又如歙县许翁“启质物之肆四十余所”,遍地均有主者、管事。[136] 《岔路支路灯》第66回,谭绍闻因欠泰和号王经千债不还,王经千胞兄王纬千求全王经千说:“这是你相与的好主户,叫你拿着财店东行李胡撒呢。”又对谭绍闻说:“咱们是同胞兄弟,领的是一付成本,北京、云南、湖广、湘潭、河南是一个泰和字号。”这个泰和号在各地设有分号,王经千即为开封泰和号的掌柜。 上文曾提到“领本”运营是一种贷本做生意,领本者即假贷者仍是运营主体,店肆字号的一切者。史料中另有一种“领本”运营,领本者“承领”东本署理运营,是运营者而不是运营主体,商业活动的主体和店肆字号的一切者仍属出资者,从成本一切者来讲,现实仍是雇佣别人署理运营的体式格局,他与领本者是一种雇佣关连而非假贷关连。如乾隆年间曲阜人孙作宾系孔府“门下户人,领本赴东商业,至胶州充膺猪行行头”,乾隆四十九年“有王绍南等将行霸去”,经孙作宾禀明孔府,“蒙发咨文将行要回”,[137] 可见这个猪行属于孔府,孙作宾应是受雇于孔府,代孔府运营。乾隆四十三年山西曲沃人柴安国同表兄李以梃“承领张銮成本” 一千五百两返回江西贩运磁器,[138] 又据查,张銮“将银万博体育官方投注,万博体育投注网址,万博体育投注app下载一千五百两付柴姓往江西置买磁器”贩往叶尔羌,一说张鸾有“磁器本银五百两交柴安国、李以挺等带往陕西甘肃货卖”。[139] 可见张銮并非将银借给柴安国,而是“交”“付”给柴安国,由柴、李二人代为洽购贩运。嘉庆年间马乾一等五号“均系领原来渝生贾”;刘志成称系“陕西群众,在籍承领东原来渝生理有年”;道光时刘德坤“承领客号东本办纸运广”;[140] 这里领本者与出资人的关连缺少记录,但从所说“承领东本”看来,可能也是店东与伴计的关连,领本者是受雇于店东的运营者。又如渭南陈文俊于道光年间“领薛姓成本六千两在川开金珠铺”,陈文俊为“掌柜”而薛姓为“东人”。[141] 《岔路支路灯》第97回说阎楷“领了舅氏一付成本”,“现今舅氏嘱咐,要在河南省城开一座大书店”,第98回阎楷自道:“与财东做小伴计,江湖驰驱。”阐明

    顺叙阎楷领舅氏成本,是受雇于人,代为运营的伴计,重大运营方针是要由出资人即估客本人决定的。 有些仆众也为估客掌理运营,但他们与估客之间属于人身依靠关连,而不是雇佣关连。清朝王公大臣大多利用权势,由家人“领成本,并吞关津、生理,倚势凌辱”,[142] 谋取厚利。顺治间孔府管事仆役李唯康由孔府“给发官银,开设杂货纸铺,以备府用”。[143] 一些权要运营商业都有家人主持,如户部尚书福长安有当铺三座,别离由家人达哈里、杨值、额腾额经管。[144] 不仅这些贵族、权要用仆众掌理商业,一些伟人布衣也有用家奴掌理运营,“哈老汉,汉阳曾氏奴也,勤敏饶心计,善权子母,佐其主货殖唯谨,……而哈代主行出纳,千万金无纤毫欺”,客人死后“哈年愈八十出纳金资,悉记注为籍,献之幼主”。[145] 曲沃裴德仅以例授州吏目,家“无宿舂粮”,其妻查容端为天津盐商查天行孙女,“假资运筹,属健仆操奇赢,日有所入,以给衣食”。[146] 歙县程晋芳“治盐于淮”,而耽于书史,“付司帐于家奴,一任盗侵,公(程晋芳)不勘诘”。[147] 福建有买养子的习俗,“漳泉各属多系购置异姓季子为子”,“平时则令其出海贩洋,图利行险”,[148] 厦门和“长则令其贩洋赚钱”,[149] 龙溪县“其在商贾之家则使之挟资四方往来冒露,或出没巨浸,与风涛争顷刻之生,而己子安享其利焉”。[150] 3、拜托运营 拜托运营是估客将成本拜托另外一估客运营,不干预干与受托人对他的成本怎样运营;受托人将拜托人的成本附入自有成本运营,无偿为其运营,到时将拜托人的本金和所得局部利润付还拜托人。拜托人和受托人都是自力估客,单方不存在雇佣关连,同时两者的成本实质上仍是离散的,也不存在假贷或合股关连。这类运营体式格局的特性是委任人和受任人都是自力估客,两者不构成一个团体或组织。如休宁汪印原随父兄至上海紫堤村商业,后其“同怀兄学羽抱疴客舍,自度不支,托孤孙并店业于印”,汪印除将其兄孤孙抚育成人外,“而所受质库生理,簿籍井井,识者益重其人”,[151] 汪印受其兄拜托,代为运营,但他和其兄的成本是离散的。闽西四堡估客邹富翁,“时漫游于江广闽浙间,……凡乡里中有因公牵车远游,而以财本附同生理者,公视人犹己,即有重息归附,一并清交不私”,[152] 是将利润局部偿还拜托人。《岔路支路灯》第40回载,滑玉为骗取其姐滑氏银子,说本身在正阳关开大米、糯米坊子,“眼睁睁看着有一股子钱,争乃手中无成本,只得放从前”,让其姐将银子给他到正阳关去营运,并说:“我就白替姐营运。到嫡发了财,我与两个外甥拿进去,如数家珍明净,也显我是他的一个舅哩。”此事虽出于诈骗,但也应有真实的基础。这类委任运营在明朝已涌现,明姚士麟《见只篇》卷中载,徽商吴氏纲纪某甲有五百金欲藉客人生息,而恐客人见疑,乃假称邻居夏某“欲赖客人废著,冀得子钱,然又不欲使人知也”,吴信而收置,“为运营数年,计子母得一千八百矣”,后某甲暴病而死,吴将所得子母钱交给夏某,并说:“公安得坐享其利,而仆独任其劳乎”,可见吴氏也是无偿为夏某运营的。这类拜托署理与近代民法上的委任关连很类似,按无关民法划定,委任指当事人商定一方委任他方处置事务,他方允为处置之左券;为处置事务委任之人,称为委任人,允为处置事务之人,称为受任人;近代法制上,委任多以无偿为原则,普通属于无偿左券(有偿为例外)。[153] 但这类委任运营直到清朝仍是很少见,婺源毕周通以贫弃儒做生意,“邻村素交王某垂死,子初喜尚幼,延通至榻前,以六十余金纳通袖,为藐孤计”,“通归,另立一簿记其年月数量”,至初喜长成,“乃置酒约其叔与喜至,出簿,权子母如数畀金”,“闻者骇为奇事”。[154] 在缺少的左券保障的明清,这类委任运营简直齐全依赖个人之间的信托关连,它只能限于亲朋之间。

    ;

    上一篇:1933首届“八一”建军节

    下一篇:招牌瑜伽 塑造柔美身材